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905|回复: 28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或许此生,我只拥有仰望幸福的资格。

      母亲总说,不要怕,什么都可以过去。因他们夫妻早已做好准备到老都养我照顾我。不管在谁面前我都倔强坚强,可一面对她就会哭,感伤一些有的没有的事。而她,只是红着眼睛听,过后仍然还是理智的说,都过去了,没事。

  有个和尚曾在某个庙宇里告诉我,母亲会为我操心一生,即使聚少散多。随年岁渐长,我能力所能及的只是在无法承受伤害时,甩包逃跑。直到复原了再回到她的身边。而这次英国之行我酝酿已久。不动声色的把Times打理出个模式扔给阳光后,立刻买票打包。母亲只说了一句,去了高地注意点,那里风雨无常。

  我答应着转身,眼角落泪。
  不要发现,妈妈,一如既往的假装没有看到吧。

(一) 三千英尺,初遇海豚

  旅行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尤其是独自穿越。这个行径即使只从字面上理解,都会沾染浪漫神秘的意味。我并非寻求那种浪漫,单独旅行在我的生命轨迹里,逃亡的意义更大于追寻。
  不断离开,却终究无法换骨投胎。

  回忆很辛劳。可在奔赴机场的路上我已无法控制奔涌而出的记忆。它们撕声呐喊,说要逃离被囚禁的监牢。这次旅行并非前去探寻,我只是很稚拙,在记忆的地图里,重新标刻图腾。

  英国, 多年前我曾在这里求学。一年,生生把英语练了起来。也在那一年夏天终了,阿芭从加拿大飞来找我。以伦敦为起点,我们从南到北,一趟接一趟换乘火车,扫地雷般扫荡这个国家。
       
  北京与英国相差7个小时,我们俩会在下午找个酒馆对喝可乐,或者坐在大街边一个个的往国内拨电话骚扰。英国的天气很暧昧,时阴时晴,坐在泰晤士河畔仰头看流逝的浮云,亦可打发一天不枯燥。始终记得那次坐在那里,远远望着转来转去不停歇的London Eye,谁也不说话。只是吹风,缩着肩膀抽烟。
  给L拨去电话,在那头,他一次次挂断,我再一次次追打过去直到他接。芭错愕,用不解的眼神询问他的冷落。我耸耸肩又缩起肩膀,没有接过她递来的烟。转头是地铁站的标牌,站着孤傲的鸽子。我的方向在哪里?他要走的路,是否让我跟的上?

  与L的纠缠算是从芭身上引来。两年前的夏天她回国,分拨分人次的见朋友。在某次也不知道怎么凑在一起的饭桌上,她带来了L,挤眉弄眼的对我说,“嘿,我这个小学同学怎么样?” 绕过她,一个高高大大有点壮的男人,眉目很浓,眼神很深。皱眉,没什么感觉。摇摇头,不作声。

  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一想及此,满心悲凉。

  “你还好吗?”晚上7:00PM,耳边遥远播放的是空姐甜美的声音,旅客进进出出,站起坐下的折腾行李。我坐在待飞的靠窗位置黯然神伤,直到旁边响起友好的问候声。转头,一个一团和气的男子,
  “没事的。” 对他微笑,漫不经心。  
  “我叫海豚,”他径自地介绍,“是从那种胖乎乎的哺乳动物进化而来。”
  广播里换成小提琴曲,莫名悲愤的调子,一连串音符急转而下。我极力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跟上面前这个人的思维。可是不能够,他说他是海豚。海豚代表什么?遇见海豚又代表什么?
       
  芭,在此行最开始遇见海豚男子是什么征兆?请给我指示。

  7:05PM,我在云端,初遇海豚男子。

那转不停休的London Eye


地铁站牌


(二)伦敦,再见海豚

  在Oxford Street边上找了家并不贵的旅馆歇脚,然后奋然钻进耗子洞一般错杂的地铁去市中心。研究伦敦要从地铁坐起,以区域划界,把偌大的超级城市分割成一圈圈的蜘蛛网状。在伦敦可以一直坐地铁。一下飞机,就能推着行李一路坐到市中心。我所走过看过的城市,只有伦敦如此独特。这里,也算在英国最喜爱的两个城市之一。

  圈圈转转,走不出迷宫。
  来来去去,终究要离开。
       
  我在这里,你在那里。距离太长,渡不过去。佛不普度世人,你不实现承诺过的永远。
  于是我仍在这里,独自饮泣,独自穿行。
  地铁,永不见天日。
  我的思念,也就被搁置在了这里,无法传递。

  总是出入伦敦的Chinatown。有个书写响亮名字的牌坊:“伦敦华埠”,以此遮掩来来往往中国人的无尽辛酸和不为人道的事事。L曾在那次旅行间随口叮嘱我要三餐定食。于是那次旅行成为我在英国最规律吃饭的一段日子。中午买三明治外卖,晚上就在Chinatown或者什么地方认真坐下来吃顿正餐。
  曾经。
  他曾经是关心我的,大到学业,小到饮食作息。
  而海豚说:那只是曾经。

  有人说你爱上男人任何一点都可以: 金钱 地位 外型。但是千万别因为他对你好而爱上他,这样他一但对你不好了,你就特别痛苦。
  初识L时,对他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忽然,他非常频繁的出现于我们的聚会,几乎每次必到,坐在我身边,悉心照顾。我困惑的询问,芭却只是耸耸肩,并没有回答。       

  念念那种温柔,常常发呆,看风景的时候也会走神想着遥远。呆呆坐在Picadilly Square的最下一层台阶,我撕开三明治包装吃午餐,周围坐满各色人种,脚边则有一群瘦小的鸽子晃来晃去。面对麦当劳巨大的屏幕,我小块撕下面包喂鸽子。
  那次,芭蹦蹦跳跳的,歪着脑袋在这里合影,然后怔然长久的看麦当劳反复播放的BigMac的广告,一遍又一遍。而当她发现我把面包扔给鸽子时,她恐吓――
  “小心让鸽子咄到手。”一惊,抬起头。一张温暖的笑脸,竟是飞机上碰到的那个自称从海豚进化而来的男人。为何他的语句可以和多年前重合,为何这个电波能够穿越时空,从我记忆里的不再改变的芭的口中说出,却响起在身边,由海豚男子说出。
  我愣在那里,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喃喃:“曾经有个朋友也这么说过。”
  海豚笑笑,坐在我的身边。
  “可是她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见不到……曾经,她也是坐在我身边,安静的看着我。”
  海豚看着我,并不在乎地说:“那只是曾经。”
  黯然,是的,再见,早已变得遥遥无期。
  而L的关怀,也早已遥遥不可及。即使并非死别,却也是生不再见的生离,生老病死,互不牵连。

  “我是来旅行的,你有什么建议吗?”海豚拉开我的注意力。
  “嗯……在伦敦应该逛博物馆,看白金汉宫前的卫兵换岗。坐一轮London Eye,观一路泰晤士河水路,还应该去国家美术馆,蜡像馆,有时间还可以去唐宁街10号……”我越说他越茫然,我忍不住笑,“来,我带你去大英博物馆转转吧。”
  又钻下地铁,有艺人在演奏。“Knock Knock Knocking on the heaven’s door……”弦弦全全,耳边的吉他声,很清戚。
       
  天那头,有人在轻轻叩击天堂之门?
  “咚咚咚咚。”芭,是你?在担心我的行程?希望我无恙?
  我很好,只是想念。
  何时有空,请带我离开。

伦敦永远天色阴沉,铺天盖地的,满满都是哀伤。
Picadilly Square



伦敦的地铁


伦敦唐人街的牌坊


London Eye上眺望白金汉宫


大笨钟啊大笨钟


泰晤士河上坐观塔桥


啥啥教堂,给忘记了,去问完同学再改名字……(脸红一下下)


伦敦街上都写着先看右,后看左。基于我每次都看错,所以干脆不看,直接冲……


走前,路过哈利波特的93/4站台,窃喜



(三)康桥,海豚的问候

  Cambridge-〉剑桥-〉康桥。
  再别,再别康桥。
  三度。

  剑桥有条河,叫“Cam River”。中国人来了都会忍不住念两句“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照旧租船,坐在船头。船尾是群来自爱尔兰的游客,更有逸致,带上一瓶白葡萄酒,共酬美景。
  清风,流水,暖阳,几只散落划水的野鸭。船缓缓路过各个著名学府,撑船的孩子用他抑扬顿挫的剑桥音讲述一段又一段这里曾经的辉煌。不落日的帝国,不可幻想的旧日荣耀,终究变成水中幻花,尘归于尘,土归于土,成了这么一个慵懒闲散的午后下酒的谈资。我只是坐在那里,似听非听,似悟非悟。无动于衷。
  回程时,远远听见喧嚣。来往荡船上的游客纷纷好奇观望。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两艘小船并在一起,十几个学生样儿的人凑在一起,肆无忌惮的高声朗读,大笑,再朗读,再朗读。还有人吹着口琴配乐。反反复复,击碎这个宁夏的静默。
  “中国人吗?”身后的爱尔兰人用轻松的口气问,羡煞这群孩子的青春飞扬。我笑在那里,想起上次芭一边坐看两岸,一边非常不满的抱怨:“我就是不喜欢徐志摩,就是不喜欢《再别康桥》。”
  她确没有再来康桥。这山山水水都不曾改变,只是她已不在。我们那时的矫情,甚至那时的刻薄,也都已荡然无存。

  和L的种种争吵发生在芭来英国前的一个月。那个夏天燃烧的很炙热,他说想念我,于是那个写论文的假期全扔在北京,和家里只字未提。与他同住,早晨叫他起床,晚上等他归家,正经是段共渡的时光。那时是铁了心打算一辈子,开始知道他的种种习惯,开始发现他的缺点并且学习容忍。
  有些神衰,睡觉听不得动静,他的呼噜声让人一宿一宿睁着眼熬到天亮。把他送走才能补眠,中午下午就写写论文,看会儿电视,等他晚上接出去吃饭。
  他的温柔细心从那时开始渐渐消失。变得自我,无视他人。或许并非忽然,只是之前隐而未发。
  同样他也惊讶于我的性情。悲观、现实、并且什么都无所谓。
  说不清那么一个月是好是坏,只是注定,那么一个月后,当我身在英国,他已不似从前,或许也已决意分开。只是碍于芭,并未爆发。

  很措手不及。那段旅行时的心情,有如英国阴晴不定的天气一般时好时坏。要固守电话到他肯定不会打来的时间然后拨回去,要强打精神假装什么都没发觉,还要一如既往的维持轻松的口气。
  烦闷到几乎窒息。即便当时身处剑桥这个我最爱的城市,也无心恋景,全部精力都放在手中紧握的手机。
  请响起,请想起……

  手机响起,是个讯。打开,一连串拼音,密密麻麻。这条漫游而来的短信,绕了整个地球传到我手上。海豚说他正坐在泰晤士河的游船上,顺水而下回到大笨钟的脚下。天气很好,听不太懂解说,不过很喜欢两岸的建筑。最后问我:你在哪里?
  呵,那天带他逛完博物馆,我留下电话,告诉他有疑问就打给我。他倒好兴致,想起报告行程。低头默想,回复:“若来剑桥,一定要在这里乘一次船。我下午去曼彻斯特会朋友,过几日去爱丁堡。祝好运。”

  沿着当日的路线,我也一路向北,似执著追随着什么,无怨无尤。

  芭,想吹猎猎的风,想追回曾经一路的欢颜。
  请赐予坚定的坚决。

国王学院,见证玫瑰战争


国王学院的侧面


墙上雕刻的近照


国王学院的管理员


巨好看的私人草坪


康河




康桥就是康河上很多的桥……




左边就是三一学院,牛顿被苹果狠狠一砸的地方


康河嬉水鸭


河边餐馆


嘿嘿,皇后学院里路过一只黑猫哟!~最后隆重推出~


(四)大象之家,一切纠结

  初夏在杭州遇见大学同学,他做着老本行―编剧,整日东奔西跑,居无定所。在西湖边,他感慨,人生彻底完蛋,在任何地方呆不足3个月,去哪里都是两只大箱子。他的人生最后就只剩下两只箱子。
  那夜风很凉,没有月。站在苏堤,注视墨黑的夜。

  这次来英国,我收拾行李的时候,忽然想起那时他的表情,很寥落。其实早已无所谓哪里是起点,哪里是终点。除了北京,任何地方都不会让我觉得踏实安心。

  曼城是我在英国居住最久的城市,可惜除了朋友,对那里没有任何的留恋。这个恩格斯在他20出头走遍后写下不朽文章的城市正如他的定义一样,只是工业革命时代的产物,多年后,空留下庞大但枯燥的建筑。和赵姐相聚几日,我匆匆告别。她在火车站相送,娇小身影显得独立坚强。她很传奇,出身一个北京南城黑道家庭却成绩优秀,正直可爱,甚至可以在这枯燥的城市停留若干年,而我宁愿继续离开。

  直奔爱丁堡。
  8月底已经很寒,要套帽衫的温度。这座城以王子街为界,以北是新城,以南是古堡连连的老城。街上有穿裙子的男人,一心一意吹奏苏格兰风笛。绵绵长长,不断不绝。清脆嘹亮,只是浸透着寡凉。即便是在入住的酒店,打开窗户亦能隐隐约约的从迎面而袭的清风里听见风笛那嘀嘀嗒嗒的声音,于这天地间,独自执著。
  苏格兰人,深深钟爱他们的倔强骄傲。一如他们吹奏的动人风笛声一般,坚定穿透空气和云霄,直达天际。
  芭,你能听到吗?

  在街头买许多明信片,而后钻进“Elephant House”,要壶红茶,一份英式松饼,抽烟区找个圆桌安坐下来写卡问安。
  阿芭是要命的喜欢这种调调。那次一到爱丁堡就拉着我满世界找这家因《哈里波特》而出名的咖啡馆。据说,那个作家在这里写完了第一部《哈里.波特》,这家咖啡馆也因此一举扬名。
  芭管这里叫“大象之家”,说不如将来一起开个咖啡馆。然后开始胡乱起名字。似乎她颇为钟爱“海豚馆”这个名字,说因为海豚看起来圆圆乎乎,异常可爱。我圆了她的愿望,开了咖啡馆,却也只不过是陪她走完最后一程,还她夜夜梦回的心愿。
  Times,梦想的起点和终点。
  Times,给了我和L一个从新相处的机会。

  那次旅行结束后,回到北京,与L断了联系。他有意躲避,想用冷淡刺激我,直到某日我愤怒与他决绝。对这个如意算盘,嗤之以鼻,我忙于投入新工作、新生活,和他干熬。只要他不提,我亦稳稳冠以女朋友的名义。不想输,死撑着不想在这个局里承认输。
  尽管忍不住想念。
  在Times开张前一日,约他出来。“芭的魂魄飘荡在世间不肯离去。一起送走她可好?让她安心与我们说个再会可好?”
  他沉思,“好,和她同学一场,也算认识了多半辈子。”
  于是自Times开业,L又开始给我打电话,送大把的玫瑰,彬彬有礼的约我吃饭。如同千万人平常不过的约会。
  却是戏。
  我频繁穿梭伦敦和北京。为了躲开面对他的那种心痛,却又在离开后,因为眷恋他虚假的温柔而乖乖回去继续陪着演戏。毒药般的蛊惑,成了瘾。

  坐不下去,捏着写好的明信片跑出去,开始疾行。

  街上是熙攘的人群。爱丁堡在这个季节接连会有艺术节。封上老城的街,搭台做戏,博一片掌声,换嫣嫣笑容。
  把写好的明信片扔进邮箱,正要继续这无方向无目的地的狂奔。被一个声音截住。“是你?”
  转身,猝不及防,是海豚。
  兀地觉得亲切,乍现灿烂笑容:“是你?”
  却跟着流泪。

  许多年后,
  谁会被记得,谁会被遗忘。
  谁会记得我,谁会忘记我。
  谁会某个转身想起我的笑容,谁又会于一个错愕失神间隐约听见我的声音?

行为艺术表演,没看懂 (-016-)


吹笛穿裙的男人


爱丁堡那被烟熏火燎的建筑


山顶的城堡


这个城市漂亮的像童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

宝贝,
我们共勉。

05年要勤奋,不熬夜。
要快乐,再快乐一点。
坚持没心没肺。
坚持一年的隐忍。
不要脆弱的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宝贝,
我们共勉。


狂晕,夜里三点半说这句话………… (-010-)  (-0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0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倒,loh才女太多 (-0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0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是侬本多情还是造化弄人。。。

前人造出了“仰慕”这个词才使得我们得以表达这蓬勃而出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情。

我好仰慕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真的没有看出来是游记...

(-0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斑竹应该不会走错门。

不过的确恍如误入红莓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光飞舞,山水缱绻。

小资,太小资了


我喜欢:)

能写出这样的心情文字,真让人葱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希望之光助学网  

GMT+8, 2018-11-21 13:25 , Processed in 0.1729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