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43|回复: 1

通天蜡烛之踏青赏花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4-7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通天蜡烛位于广东佛冈县与从化县交界处,虽然不是自然保护区,但仍然保留着原始的气息。时值深秋,在这深深的山野中,有深褐色的、黄绿色的树木,还有红红的枫叶。最令人心动的是春天里盛开的野杜鹃,一朵一朵地开满了枝头,一蔟簇、一丛丛地镶嵌在山坡上、古树旁、小溪边。这满山的花草树木能让你深深地着迷。你可以靠着一块大岩石,晒着暖暖的太阳,睁大眼睛接收着这满山活的色彩,尽情地呼吸着百草的香味,倾听这潺潺的流水、动听的虫鸣鸟叫。从广州出发可根据个人喜好一日游或者两日游。

◎◎◎ 四月三日通天蜡烛之踏青赏花游 ◎◎◎

去通天蜡烛,是周五临时决定的。在MSN上跟丁丁嚷嚷了几句:自己有车就好了!她回了句:找找看!然后是过了很久她才告诉我,车有了,咱们走吧!预算中的小丸子去不了,晚上在文德路“家香菜馆”饭腐的时候过来跟我们说线路(其实丁丁也是六天前才去过,但……),一听说是辆“别克”,丸子连说不可能上得去,当时已经确认收编了原本扯旗要去火炉山的CABIN,还有一个位置没有确认,于是打住,让车轻点,增加点可能性嘛,大不了车扔下,走呗!反正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跟荆竹园村的向导陈叔通了电话(0763-4780484),让他做四个人的饭菜,但没有通知丁丁的同学和CABIN,因为没有和陈叔接触过心里没底,而且传闻明天有多拨队伍上山,万一他顾不上我们,我们还有食物可以填肚子。

周五晚上,雨一阵接一阵,11点多的时候,估计是忍无可忍了,丁丁给我发短信,问怎么办?反正人少,灵活,我淡淡的回了句“随便”,于是丁丁也说“看着办”。

对比接连N周的赏花团,我们把出发时间定在八点是有点迟了,“带路”的丁丁更是迟上加迟,在她到达之前我与CABIN已经和她的同学老北在体育中心东南门相认了。老北开了辆威风凛凛的大“别克”,如果我没弄错,这款车大概是底盘最低的那种了,有点郁闷,生怕被小丸子不幸言中,上不去事小,要倒着走的时候事才大!幸运的是,这天早上不但没有雨,还有放晴的趋势。

从黄埔大道上华南快速干线进入京珠高速然后到佛冈下,这一路都很顺利,接下来却误入佛冈县城,兜了一下,其实原本很简单,就是下了高速,顺着国道往韶关方向去就是了,过了G106【2359】路碑右转进入迳头镇的X373。小丸子跟我们说了很多地名,要找齐它们真不容易!――经仓前村路口转入,见到亭子走右边那条路到下青竹村(丸子跟我们说是走左边那条路,该处待考,初步推测两条路都能走),上行进入荆竹园村――这其中最容易走错的就是进入仓前街的那个路口,由于在修路,我们为了避让一只小狗而错过了,多走了十余公里才折返。路口很明显,但没有标志,当看到那座限重13T的大桥时,就左转吧,别过桥,再走估计要到新丰了。

路上很勤快地问了N次路,除了一位大叔没能说清楚外其他人都很认真地给我们解答,充分显示了乡亲们的纯朴热情,补充一下,这位大叔是瞎的 :)

最后一个路口,是选择那条泥路上去。丁丁一口咬定上星期没有上山的路,还要老北掉头,可我怎么能不相信那个开摩托车的小伙子说的话呢?他认真得还蹲在地上画图,就差没掉转车头带我们回村了(他就是荆竹园村的)。还好走着走着碰到两个在下青竹村读初一的女孩正回荆竹园呢,就搭上了她们,心里才踏实了。

这段泥路“别克”爬得不算吃力,到底是3.0嘛,但毕竟底盘确实太低了,有两、三处还是不可避免的听到异响,聪明的老北一到翻浆路的时候便把音乐开得震天响,明摆“死猪不怕开水烫”,听不见,怎么着?!――我特佩服这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麻烦丁丁给转达一下俺崇高的敬意。坡度有点大的两个地方都铺了水泥路面,如果不是由于前阵下雨,轿车还是能很顺利的走的。

进到荆竹园村直走顺着小河边的路开过去把车停到篮球场就成(陈叔家就在这条路边),右转进去的路要好些铺了水泥,走那车停村里,都成。

我们见到陈叔停好车带上饭菜出发上山的时候已经接近11点半了,完全可以吃过中午饭再走,但好不容易来一趟,不把自己走饿点再吃岂不辜负了美景美食?!陈叔先带我们去他的竹林里刮笋,因为回来的时候不经过,所以他给我们一人弄了一根用编织袋装了吊在锄头上抗着走,挺沉,可他仍健步如飞的走在前面。

阳光温暖的洒在翠绿的竹林中,路边间或几丛白色的山花,一边走我们一边深深的呼吸,因为人少,所以我们行进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个把小时后已经走完坡度较陡的路段上到杜鹃花盛开的垭口,这之前,我几乎一口水都没喝。

在青草红花牛屎堆中,我们悠哉游哉,鲜笋酸菜送白饭、豆腐干、牛肉干、火腿肠、话梅薯片巧克力……严重感谢CABIN友情赞助的红牛,因为有红牛还有自己带去的1L水,中午才结结实实的吃了个饱,可怜的老北和丁丁,我说怎么这么快放下了碗,原来各自提了瓶“脉动”,午餐的时候就只剩了1/5了,老北抱着装菜的保温瓶,一边给我和CABIN添菜一边说:“哎呀,你们真能吃啊,吃那么多啊……”

远远的看到一拨队伍在另一个山头,陈叔说那是先行的“四哥”他们,穿越去的,因为不知道对讲机的频段,所以没有通上话,可惜还是有点远,要不可以对对山歌什么的,唉,看漫山红遍,确实很有高歌的欲望,丁丁说她要改名叫“丁一句”――老不记得歌词呗!

老北突然说:“听,水声!”呵,风声树声还有偶尔的飞机声,哪有什么水声?分明是渴得出现幻觉了呀!看他举着瓶子吞口水,剩下最后的两口死活也不敢喝,硬撑着不讨水,怪可怜的……特别是,他远远的眼睁睁的看着陈叔喝光了自带的水并把瓶子扔掉了,沮丧的嘀咕:“别……别……给我留点啊!唉!”

“杜鹃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花是香的,风是甜的,阳光是美妙的,时阴时晴恰到好处地伴随着我们一路行进,水足饭饱,登顶就是极其简单的事,海拔1047米的顶峰有一块小小的四方石墩,写着什么“三角点”,我们四个在那“搔首弄姿”自拍了好一会儿,陈叔才挖了他的盆栽回来,两点来钟从山顶另路下撤。

走着走着,陈叔突然想起要经过一条小溪,乐得大家顿时狂饮起所剩无几的水来,有水,就有希望!精神的力量是不可估算的,刚才还是“奄奄一息”的队友,连滚带爬的冲下山坡,冲到溪边……丁丁和老北,这时再顾不上什么风度面子了,大呼“拿饭来!”――哗啦啦就把残羹剩饭吃了个精光!――直到这会儿,俺们全队才真正实现了水足饭饱!然后我们的“丁一句”,终于神采飞扬地唱起来:“都是我的错……”是啊,没有她的“错”,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意外惊喜?!

再下去,陈叔带我们走了一条上次丁丁他们没走过的路,看样子是伐木后往山下运木头留下的,有点难走(不是有人带还真不敢走),但丁丁说比上次他们走公路要有意思得多,我跟着陈叔在前头狂冲,只听得他们三的阵阵尖叫,切,老是“故意”滑倒趁机“休息”,居心大大的不良!

不过最终,还是得走到黄泥公路上,陈叔说那是私人老板承包了山头自己开出的路。四点半,我们回到了荆竹园村,陈叔邀了我们去他家喝茶。正值清明时节,陈叔家正在做“艾草糍”――这是客家人清明必备的食品。鲜绿鲜绿的糍粑蒸过后就成了暗绿色的了,一般还会放些白糖花生芝麻什么的做馅,但因为赶着给我们先吃,所以还没来得及弄。走前还让陈叔带着去买了8元/斤的春蜜,CABIN和丁丁说那玩意美容,我也分了点儿。

除了照例50元/次的向导费,陈叔只让我们付了10元的饭菜钱,还说以后只管上他家吃饭,经过去喝茶,不需要他带路上山都没问题的……陈叔给我的感觉是一个蛮实在的汉子。

离开荆竹园村我们直返广州,晚上7点多回到“九毛九”饭腐……一天的踏青赏花游就此圆满结束!

<!-- m --><a class="postlink" href="http://www.gz33.com/bbs/Announce/announce2.asp?BoardID=100amp;ID=143357">http://www.gz33.com/bbs/Announce/announ ... amp;ID=143357</a><!-- m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7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天蜡烛之踏青赏花游。

姐姐路线写得真详细.
我当时就只看到花骨朵.
估计那里现在是花的海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希望之光助学网  

GMT+8, 2018-11-21 13:54 , Processed in 0.16128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