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06|回复: 4

一生的朋友――记库尔勒的小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3-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在94年,就认识小张了。

还记得那个夏天我们一行8人在库尔勒包了辆中巴去巩乃斯林场,还在市内的时候经过一个市场,路边蹦出一小伙跟司机打招呼,嘀咕了几句竟然还上了车,后来才知道这是小张,开出租的,贪玩跟着一起去,也好跟司机替替手,毕竟是长途,他随便逮了个人让跟家里招呼一声,就随我们上路了。

路上的情形在记忆中已经很模糊了,大家年龄相近,何况我们一行都是“开朗型”的,唱唱闹闹很自然的就熟悉起来,对司机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倒是小张,一路上“花招”不断:一会儿把车停在路边买西瓜,在我们付钱的时候他趁瓜农不注意把堆放着的瓜骨碌碌一个接一个的往车里滚(当然是没PAID的啦),把我们看得目瞪口呆;一会儿又猛地把车打住,跳下车喊我们一起抓旱獭,拿水灌,拿烟熏,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抓住……

车子很不争气,一直不停的出些小毛病,还因为太颠掉了一样不记得是什么反正是很重要的东西,害小张往回走了一段路去慢慢的找,所以那天我们很晚才到巩乃斯林场,天气异常的寒冷,大概有零下了。白天还穿着短袖的我们几乎把随身带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还直打哆嗦,小张最惨,他没来过,也没想过会来,压根就没思想上以及物质上的准备,我们看不过,拿了几件衣服出来塞给他,他只选了件双层的风衣就坚持说够了――后来据小张说,真正使我们距离拉近的就是因为这一件风衣,从此他觉得我们是可以结交的朋友,以后的每一年,他都会在过年过节或者平常想起的时候给我们每一个人打电话问候,而我们,也和他一直保持着这份友谊。

小张,这个在新疆土生土长的男孩,那年才19岁,个头不高,与城城一个款儿的发型,精通维语,有着大西北人的粗犷豪放,淳朴率直,也保留了山东(老家)汉子的“大男子主义”,热心坦诚,脑子相当的灵活,是那种“朋友遍天下”的人。这几年因为和果农关系好,专门就跑水果收购,当然主要是库尔勒的香梨(说起来也很惭愧,当年因为季节的缘故,我们竟然没吃上香梨,还是小张后来发货的时候多发了两箱,托朋友在广州送给我们才真正尝到粉红色的库尔勒香梨)。

97年,为了“补漏”,在小张的盛情邀请下我再次入疆,只是同伴不再是当年的同伴。因为主要目标还是南疆,所以在西安我们直接买了去库尔勒的火车票,而小张,由于正值水果旺季,一直出差在外,不过在西安联系时说好他会赶回库尔勒接我们。

火车停靠哈密的时候,将近凌晨四点,我在睡意朦胧间突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一看,不认识!但还是应了一句,那人说外面有人找。我还是不明白,找我?这是哪哦?搞什么嘛?披着外套走向车门,才顿时醒了,是小张!原来他在站台等了这趟车一晚上就是为了告诉我他赶不回库尔勒了,要几天还不知道……他说了很多个“对不起”,而我,真的只有感动的份儿了!短短的十分钟,他千叮万嘱已经交待了朋友在火车站接我们,让我放心,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火车徐徐开出,我不停的挥着手,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张安排来接的朋友,是一个叫“静静”的女孩,高高的个儿,美丽温柔,说话的声音好好听,祖籍北京还是“八旗”后裔,姓尚,也是在新疆出生长大的。她说一见到我就认出我了,看过我的照片啊。她很热情,同伴说她几乎是把我“架”进车里的。他们准备了一张打有我名字的大纸,却压根没展开,我们几个也确实好认,一溜背着高高的包。而我一见到静静,就猜到必是小张的女友,一副重责在肩的模样,非常在乎我们是不是还满意。他们很夸张的开了两辆三菱来接我们,让我再次受宠若惊,在同伴面前挣足了面子。

小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是三天后的清晨,我刚起床准备洗漱,一开门就跟他打了个照面,吓我一大跳!原来他是开了一宿的车赶回来的,刚到。随后我们去萨依巴格的时候小张就张罗着给我们找车启程去胡杨林自然保护区,他与静静以及他的几个朋友准备得相当充分和周到,买了大堆的卤菜、烧鸡、馕还有好些瓜果饮料,让我们在塔里木油田熊熊的天然气火炬下饱尝了一顿丰盛而难忘的晚餐+夜宵(当时已是深夜12时)……次日傍晚回到库尔勒,小张又得马不停蹄地赶去乌鲁木齐出差了,走时带着满脸的歉意,反倒令我很是过意不去。

小张出差到过广州,还给我们捎来新疆出的皮背心啦头巾啦什么的,原想总算有机会尽地主之宜了,可他一顿也没让我们破费过,说怎么也不能让女孩子请,喊他上家吧,他坐到吃饭时间就推说有事,怎么也留不住,有时气起来直想跟他吵,他就打着他的新疆腔说:“哎呀,朋友嘛,朋友是不讲这个的!”拿他实在没辙。只好把他带到佛山,在那边跟男孩们也抢,好不容易才没让他“得逞”。领他“见识”过广州的夜生活,但他很不习惯,说是太吵,在库尔勒,飚车下棋打台球,小张应该算是很“IN”的那种了吧,我还以为他会很容易投入的,可见小张是属于新疆的,热烈而不奔放。

对于小张,认识我是他的“麻烦”,除了以上种种,我偶尔还会介绍些旅友去“投奔”他,害他“鸡毛鸭血”一阵子,还会连累他喀什、乌鲁木齐四处跑物色一张“很民族”的纯羊毛地毯……

对于我,小张从不象我对他一样寄些花里胡哨的卡片问候,却常常关心着,他话不多却用行动表达着他的情谊,我们算不上知心,友谊淡淡如水,却让我有着太多太多的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3-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的朋友――记库尔勒的小张

真是值得珍惜的友谊!

哪天偶也去南疆的时候,也要让你给介绍投奔他去,呵,,

但不知偶哪天才有时间,估计在720天内是没有机会啦,先走走黔东南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3-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的朋友――记库尔勒的小张

嗯。好。我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3-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的朋友――记库尔勒的小张

哈哈,看完了帖子,连我都喜欢上“小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3-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的朋友――记库尔勒的小张

每个人都会喜欢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希望之光助学网  

GMT+8, 2018-11-21 14:36 , Processed in 0.16453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