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41|回复: 5

在人生路上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2-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古兰经的记忆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安拉之名
  如果你在哪本书的第一页第一行看到这句话,你就能断定这是本穆斯林的著作。古兰经(古拉尼)的每一章的起首,也是这一句。不仅如此,在回族人的日常生活中,最常叨念的也是这一句,很类似于基督徒在做什么事时都要在胸前划十字同时口中念叨着“阿门”。这句话在阿语中的发音是:比斯敏俩希勒咳玛尼勒黑迷,中国的回族穆斯林虽然使用汉语,但在特殊的地方仍保留很多阿语的或波斯语的词汇。比如每个穆斯林都该有“伊玛目”(信仰),在遇到“多斯提”(穆斯林)时要互致“色俩目”(问候),说“尔色俩目来孔”。要远离“易卜列斯”(魔鬼),防备“卡非勒”(敌人)。西北的回族语言因此变得妙趣横生,汉语为主,其中又夹带着突厥语、阿语、波斯语的词语,有时候一句话说出来,汉族人就听不懂了。
  
  西北穆斯林因临近中亚,一直很受发源于那里的苏菲派的影响,人们很乐意传承包括这种语言形式和门宦制度等对于外族来说较为秘密的传统。就是说他们有意要以这种种形式来与异教徒或汉族人区分开来。记得以前跟子路说到古兰经,他老爹在讲课时说起马坚译的古兰经,认为文学性不够好,结果在下课时遭到警告。这样的事在你们看来也许有些奇怪,但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古兰经之于穆斯林的尊贵程度可能大家在《书剑恩仇录》中有点大致印象,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马坚先生出身于云南个旧沙甸的宗教世家,这样的身世本身就代表着学问的传承,再加上他个人的学问修养和在中国穆斯林世界的崇高威望,使人们自然而然的认为只有他才是翻译古兰经的最佳人选。在中国流行的古兰经版本式样也许很多,精装的简装的都有,我就见过四五种,但无一例外都是马坚先生的译作。
  
  现在国内对于古兰经的出版发行要宽放的多了,随便在书店里就能看到,被弄脏了也没人管。如果是在原教旨主义盛行的国家,也许书店主人就该倒霉了。在阿拔斯朝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关于古兰经的很大的争论,主题是古兰经是否为“被造”之物。在宗教的范畴内,要说一样东西是“被造”的,等于说这样东西不是无始自有的,是造物主后来创造的。争论这个在不了解宗教的人看起来似乎有点无聊,但事实上意义非凡,最终的结果就像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古兰经成为如此尊贵的东东,不洁之手不能触碰,不能随意解释,不能翻译,不能随意翻印传递,不能玷污哪怕是小小一块书页。。。那场争论的起初二百多年里,主张认主唯一、理性、意志自由的穆阿台及勒派大占上风,并获得政府的支持,但遗憾的是他们在对待异己的态度上却反而走向了非理性的极端:逼迫圣训派的宗教领袖承认古兰经为“被造”之物,人们可以以理性的态度来理解古兰经,并据此来甄别圣训的真假,怀疑一切之前被尊奉为经典的明显错误的和违背古兰经教义的思想,否则就掉脑袋。这使他们失去了普通群众在感情上的支持,因为直到今日,普通人的宗教信仰也不会上升到理性的高度,他们只要信仰就行了,他们甚至要让宗教来符合他们的对生活的简单理解。等圣训派翻身后,穆阿台及勒派就被连根拔净了。这一派别的推出伊斯兰教历史舞台,不仅对于伊斯兰教世界,而且对于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不可估量的大损失。尽管他们的思想在六个世纪后启蒙了欧洲的文艺复兴,但毕竟因为他们的退出使伊斯兰教回归到尊经奉典,因循守旧的路上去,失去了活力。我当然觉得像我们国内现在这样的局面是好的,古兰经也可以像佛经那样,供给异教徒来阅读和研究,这样更利于这个宗教。基督教的圣经也该如此,似乎圣经的获得要比古兰经还为不易呢。
  
  说来惭愧,我拥有一本古兰经,也只是去年的事,而且我也从未系统的阅读过。以往的所有的宗教知识,都来源于少年时的耳濡目染,最主要是外祖母的传授和在清真寺里听到的阿訇们和满拉们的演讲。我的多数穆斯林同胞们也是如此,只有少数人家将男孩子送到清真寺去接受经堂教育。他们在那里,就学不到汉文了。我现在对我的祖先和族人有浓厚的兴趣,翻到他们的历史时格外留心。尽管我已不再笃信他们所笃信的,仍不免时常为自己和他们共同的性格特征所震撼,我知道这些是来源于血液的,于是就更有去探求的热心。
  
  古兰经被尊奉为无始自有的圣典后,在伊斯兰世界里,教育就以背诵和理解古兰经为主了。中国的伊斯兰教育,都集中在清真寺里,阿訇带着满拉(学生)念古兰经。通常我们认为一个人把三十本古兰经倒背如流,能在礼拜殿里向众穆斯林讲解的头头是道,他就可以毕业了。当然他在学习古兰经的时候,还会学习其他一些例如圣训等经典。因为门宦的关系,他们还要钻研本派的经典,系统的学习本派的教义或思想,当然这是毕业后的事情了。小时候我到清真寺里念过一阵子经,至今还记得一些,那时教我的满拉师傅,现在已经是那个小清真寺里的开学阿訇(相当于主教)了。就是说他毕业了,学问人品上也得到了承认,在老阿訇退休后,他就被众人推举接替了那个位子。在这个位子上,他负有传教,讲解经典,教导人们向善,教育送到清真寺学习的满拉等责任。他的工资是教坊内的全体穆斯林负担,所以若他在上述职责之一上做的不好的话,就很有可能被罢免。这阿訇三十多岁,年轻,去年春节回家我听到人们在背后说他当阿訇的不起好的表率,和媳妇儿相跟着到县城广场看演出。我听了乐得不行,社会变了,哪能还用以前那一套来要求人家呀!
  
  金庸大侠在《书剑恩仇录》里有不少关于回教和古兰经的想当然的想象,虽然他在别的方面也有很多类似的想当然的想象,但我觉得这方面尤其伤我的感情,应该好好的被打P股。在民国以前,中国是没有回族这一说的,孙中山所说的“回”也只是指维吾尔族,只有49年以后,才特指现在的回族。所以这一点我不怪他,但他对香香公主的埋葬礼仪的描述就可恨的狠了。埋人又不是栽桩,怎么能竖着,那挖坟洞的难度得有多大啊!面向西方倒是不错,可那是躺着不是站着啊!这下好了,3亿华人都以为回族人死后是要像电线杆子那样栽到地里头去了。岂有此理!
  
  我是不再信教了,也不信末日,不信后世,但仍保持着敬畏。真主说,“你们当防备将来有这样的一日:任何人不能替任何人帮一点忙,任何人的说情,都不蒙接受,任何人的赎金,都不蒙采纳,他们也不获援助。”我是不怕的,因为我每天在夜深时都会反省自己的过失,然后想出改正的办法。人必须有所敬畏,才不至于在理性或非理性的道路上走入极端。我认为古兰经和圣经能赋予人们这些,而这些对人们是有益处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2-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生路上2

人生下来就伴随着某些特定的你无法改变的东西,比如,你可以不完全赞同你的同胞/祖先的某些观点,但至少你都能够追寻到什么。让人羡慕哪!

我最近开始对这些宗教信仰史很感兴趣,呵呵。

“西北穆斯林因临近中亚,一直很受发源于那里的苏菲派的影响”
苏菲派是个什么样的派别?
中国的伊斯兰教定是从耶路撒冷传入的吧?

其实,关于宗教和信仰,现在来看,没必要完全的赞同但却不能够忽略他们的作用。怎么来说,比如我们不相信有神或上帝的存在,但我们可以遵循某些教义中的行善/反省等等,也许这算不得教徒...至少不够专业。
只要这些信仰不为政治权势所利用,有所信仰无疑是会对社会氛围有很大的益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2-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生路上2

怎么一发就是两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2-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生路上2

好文,     

  对于宗教,其实不光是对于宗教,我的态度是我自己不信仰他们,也不反对别人信仰他们。我一直深信“自由的唯一条件就是不对别人或别的东西造成伤害”。由于现在文明之间的冲突比较激烈,所以我也看过一些关于意识郎教的一些东西。总体感觉古兰经之于原教旨主义,就象资本论之于列宁主义一样。资本论没有错,可社会主义的实践却是走了弯路的。再打个比方,比如我们都认为佛教是讲究慈悲***的,可在西藏,照样可以建立起强大的政教合一的政权。

  所以我接触古兰经,基本上是在接触古人的朴素的哲学。我们可以从里面得到营养,但切切不可教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2-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生路上2

人生下来就伴随着某些特定的你无法改变的东西,比如,你可以不完全赞同你的同胞/祖先的某些观点,但至少你都能够追寻到什么。让人羡慕哪!

我最近开始对这些宗教信仰史很感兴趣,呵呵。

“西北穆斯林因临近中亚,一直很受发源于那里的苏菲派的影响”
苏菲派是个什么样的派别?

――一言难尽。是起源于中亚的一个教派,很神秘主义的,相信奇迹。他们崇尚苦修,期望在修行中悟得“无我”,得到真主的默示,并最终达到人主合一的境界。这其实很类似于佛教。
中国的伊斯兰教定是从耶路撒冷传入的吧?
――不是。应当说伊斯兰教本身也不是起源于耶路撒冷的。因为先知穆罕默德的原始传教地在麦地那和麦加。但人们又视耶路撒冷为圣地,是因为三教同源的关系。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是一脉相承的关系。耶路撒冷是这三个宗教共同的圣地。你看古兰经中真主就常这样称呼他的信徒:以色列的后裔啊,你们该如何如何。
其实,关于宗教和信仰,现在来看,没必要完全的赞同但却不能够忽略他们的作用。怎么来说,比如我们不相信有神或上帝的存在,但我们可以遵循某些教义中的行善/反省等等,也许这算不得教徒...至少不够专业。

――能这样想很不错了。:)宗教其实是一种唯心主义的哲学体系。钻研起来很有意思的。而且你若将它同历史结合起来,能看到人性的历史。我就不把佛经当宗教经典来看,而是当一个很好的人生哲学来读。
只要这些信仰不为政治权势所利用,有所信仰无疑是会对社会氛围有很大的益处。


――没错。伊斯兰教的现在落后于文明世界,就是因为它到现在都还没有从世俗政治中退出。而基督教在他们的宗教改革后实现了这一点,所以西方崛起了。现代西方的文明应当是基督教新教的文明,而不是古老的天主教的文明。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2-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生路上2

好文,     

  对于宗教,其实不光是对于宗教,我的态度是我自己不信仰他们,也不反对别人信仰他们。我一直深信“自由的唯一条件就是不对别人或别的东西造成伤害”。由于现在文明之间的冲突比较激烈,所以我也看过一些关于意识郎教的一些东西。总体感觉古兰经之于原教旨主义,就象资本论之于列宁主义一样。资本论没有错,可社会主义的实践却是走了弯路的。再打个比方,比如我们都认为佛教是讲究慈悲***的,可在西藏,照样可以建立起强大的政教合一的政权。

  所以我接触古兰经,基本上是在接触古人的朴素的哲学。我们可以从里面得到营养,但切切不可教条。


很赞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希望之光助学网  

GMT+8, 2018-11-21 13:35 , Processed in 0.1581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