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782|回复: 20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在火车上出生的,当时的情形虽然记不得了,但由此对火车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以前我家附近有一座铁路桥,每逢碰到有火车经过的时候,爱在桥下听那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心也随着它飞到了远方。

小时侯是经常坐火车的,因为妈妈大学毕业后被分到内蒙古的一个小城市做老师,所以每到寒暑假,我们都要在两地之间奔波。幼时的印象总是很模糊,只记得人总是很多,大家在车门处挤着,我每每都是被大人们举着从窗户爬进去的;站着的人总是把车厢挤得满满的,去一趟厕所都很不容易,而且厕所总是很臭。如果赶上妈妈那个当列车员的学生当班,就很幸福了,我可以和妈妈一起到列车员休息的车厢去睡卧铺,但是得悄悄的,不能出声,有种作贼的感觉。

第一次坐火车出去玩,是初三的暑假。两个年轻的老师带着十几个孩子去了泰山。
为了省钱我们坐的是夜车,而且根本就没考虑卧铺的事。第一次不用家长带着出远门,心里满是兴奋,也不觉得累,就在火车上打牌、聊天、嗑瓜子,困了就趴在茶桌上或互相靠着睡一会。加上在当地住宿的两夜,一夜在泰山顶上,冷得睡不着;一夜在济南,热得睡不着,感觉那几天就没正经睡觉。等回到北京,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坐下的第一分钟我就睡着了。直到车到终点,那个一直用肩膀抗着我的人(不知道中途换过人没有)把我叫醒,我才晕晕忽忽下了车,也忘了道谢,心里还没弄明白自己到哪了。好在我家就在车站附近,到了家又是倒头便睡,除了被妈妈叫起来吃饭,直睡了一天一夜,才醒。
算起来那时侯消费真低,我们大概是玩了三天两个地方,一共才花了六十多块钱。

第二次印象深刻的坐火车出行,已经到了大三的暑假。是和熊一起去陕西和四川。从北京到西安是坐的当时还不多见的空调特快K41次,那高背的沙发式坐椅可比原来的直背硬椅舒服多了。可惜我和熊只有一个座位,只好轮流坐在地上:(

在西安看了看了大雁塔、兵马俑、半坡遗址、华清池,爬了华山,吃了羊肉串和羊肉泡馍之后,我们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由于我们买的是加车的票,那趟车走走停停,缝车必让(包括货车),好在车上人很少,我们权把硬坐当卧铺了。

在成都停留的时间很短,好象只去了望江亭公园,学当地人喝了会茶,就在第二天一早赶赴我们的主要目的地--峨眉山。一路无话,到了娥眉那一站却有些惊险。车没到站,不少乡民就早早站在了车厢门口,我们就让在了后面。可没想到车刚停稳,就有更多背着背篓挑着担子的乡民涌了上来,把过道堵得死死的,休想动弹一步。一时间人呼鬼叫乱了套。一般小站火车只停几分钟,如果下不了车,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心里一急,儿时的记忆浮了上来,我大叫:“跳窗户!”。于是一行人就顺车窗出去了。车窗好高,忘了是怎么跳到路基的碎石子上的。

在峨眉山被浓浓的绿色包围了两天之后,我们登上了开往重庆的火车。人依然很多,每一个站着的人都恶狠狠地盯着别人的座位,快到重庆的时候,熊居然被两个妹妹从椅子逼到了桌子上。车到重庆,大家都学了乖,也不去和他们挤了,以熊为首直接走窗户了。大城市就是好,有站台,一点都没觉得车窗高。

忘了具体是哪天坐什么交通工具去的乐山,反正我们最后是从重庆坐船,沿长江顺流而下,取道宜昌回的北京。途中自然看了三峡(我和熊的那张合影就是那时候拍的),不过我们坐的是客船,所以在中途停留的时间很短。不提三峡,还是说坐火车吧。

在船上我们就打听到船到宜昌后半个小时有一趟每天一班的火车回北京。由于由西安到临潼的路上被贼偷区了一部分钱,我们的银子已经不足以支撑在宜昌停留一天的费用,而且在外面奔波了十几天,已经归心似箭了。所以从理论上讲,我们必须赶上这班火车。船到葛洲坝,我们已经打好行李准备下船了,船一靠岸,只听有中巴招呼:“火车站,火车站!”,大喜,飞奔上车。中巴一路呼啸着冲到了火车站。因此至今,我对宜昌的印象就是码头--车轮下飞掠而过的路面--火车站简朴的小门。顾不得买票,就冲进车站,迎面停着的车厢上居然写着:宜昌--北京。直到上了火车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这一路我们竟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大概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于我们这种乘客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补票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二十多个小时我们连一个座位都没有,对于人困马乏的我们来说实在难熬。谁知我们那天的运气实在好得出奇,有几个宜昌到北京开会的干部多订了票,让给我们两个座位,于是我们就一路回到了北京。

后来毕业工作,出差都是单位订票,空调特快卧铺,虽然舒适,却也没有了值得回忆的事情。在后来出差的机会也少了,又有了孩子,连火车也很少坐了。看了驴友们的游记真是羡慕,而我能想起来的不过是些陈年往事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坐在车上看看沿路的风光,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

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火车的东东,看见所有关于火车的文字我都亲切.

前年在火车站和妹妹分别,我说:我长大以后,几乎是十几年来,你是第一个送我上火车的人.

妹妹问我,一个城市中带给我最深情感的地方是哪里,我说,是火车站.我说,有多少次我想在这里洒泪而别,却没有送别与倾诉的对象...

我的妈妈忙,我的爸爸忙,从12岁开始,我就自己乘着火车在他们相距的城市间晃荡,虽然路途不长,仅仅60几公里,但是孤单的感伤足够让一个10几岁的孩子难过到现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嘿嘿,美女写的这两次出游我都在场呢。

去泰山那次印象最深的是在山顶上吃饭,不知道为什么泰山顶上的苍蝇都巨大无比,而且肥硕得飞不动的样子,大部分在窗台上嗡嗡。所以――饭菜里也难免了,记得我吃的是宫保鸡丁,里面就有一只,搞得我大呼小叫,呕吐不止。

美女的神经巨坚强,绝对是宠辱不惊(快赶上太空人杨立伟了),她的粥里也有那么一只,不过人家举着勺子,研究了许久,缓缓地说――这只苍蝇少一条腿,可能被我喝下去了(嘿嘿,你现在吐了没有)?

最有意思的是我们老师到了饭店第一件事是发防止泻肚子的药片,反复地告戒大家说这里的饭菜不干净,同学们小心闹肚子,害得老板直翻白眼――“您还叫不叫我们做生意啦?!”     

有空继续过来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泰山呀!
有工夫给你们讲我当年爬泰山的神勇过程。
你们的去的时候有那个女儿茶的茶社了嘛?好多好多根雕的。
泰山那么近,啥时候我回家时间合适,咱们几个一块去一趟,怎么样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快到重庆的时候,熊居然被两个妹妹从椅子逼到了桌子上。


  这可不象我们大熊的作风呀 ,居然有人敢欺负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从小到大,我只乘过两次火车,印象最深的是从上海到福州那次,火车一进入福建,一堆堆的高山扑面而来,青翠可人,呵呵,真有点“两岸青山相对送”的味道,那时感觉特亲切,自小在群山环绕中长大,对山有种莫名的习惯感,而上海却是一马平川,一个小土包就可以作为一个景点,真是郁闷透了,嘿嘿,还是俺们老家好啊~~不过在福建旅游,可不要坐火车,都是山太慢啦!就拿福州到漳州来说,走高速只要3个多小时,乘火车的话要13个钟头!!!呵呵,夸张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关于火车还有一段值得提起的回忆。那是我刚上班那年,去上海参加一个本系统的展览。因为我们的展品是当时非常昂贵的SGI工作站等,加上我们自己连夜制作的大型展板,办托运不放心。领导联系了一个我们研究院另一个单位的实验车运送展品,我们这些参展人员随车押运。领导说你们几个一节车厢,软卧包厢。

本来我已经去上海出了一次差,坐K21次。因为同行的人级别比较高,除了睡觉,在火车上的其他时间都是在软卧包厢度过的,对一个刚刚上班穷学生来说,那感觉就一个词---舒适。所以当领导宣布这个决定时,大家都很兴奋。

没想到的是上了,实在是让人大失所望。所谓的包厢只有两间,共八个铺位,而我们有九个人,还得加上车上的两个工作人员。而且车厢很脏,所有的被子都有一股复杂的味道。还有十一月初的天气,夜里已经相当冷,但这节车厢因为是挂在邮政车厢的后面,和所有的旅客车厢都不连通,所以也没有该有的暖气。这下我们才明白领导为什么不和我们同车去上海了:(。

已经上了贼船,下是下不去了,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了。人家两个工作人员早早上床睡了。而我们在打牌打到深夜,几乎吃光了所带的食品(太冷了,只好不停地吃,以补充热量)之后,也实在绷不住了。几个女同胞各自找了自己的铺,我也爬到上铺,用外衣蒙住头脸,盖上那黑乎乎的被子,不一会就进入了梦想。剩下五个男同事,两个下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挤的。好几年以后,据说其中一个男同事的妈妈还对我们几个自私自利的行为耿耿于怀。

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大家都饥肠辘辘的,我们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自己做饭吃----实验车有独立的厨房,而且居然还有两棵大白菜。但当被推举为厨师的我准备动手的时候,才发现没有油了。于是又推举出三个男士到餐车借油。由于我们的车厢与其他车厢不连通,所以我们选了一个大站,利用火车进站停车的时间借油。于是三个男士冒着被甩在车站的危险,下了车,跑步到餐车,借了油,再跑步置火车最后我们的车厢,只见一人高举油瓶领跑,另外两人一左一右保护,颇有后来的火炬接力手的风度。有了油,我们又是炒又是熬,终于弄出一锅香喷喷热乎乎的白菜汤。就着面包,饼干和所有没被前一天晚上扫荡干净的食物及我焖的一锅米饭,大家吃得很幸福。

下午火车终于开进了气派的上海站,但我们却不能像其他乘客那样下车,又被拉倒城南的一个货运站。站外可能就是上海所谓的棚户区吧,嘈杂破旧,让我看到了大上海的另一面。

注:这是十年前的往事了,这十年上海的变化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不知道现在上海还有棚户区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嘿嘿,美女写的这两次出游我都在场呢。
美女的神经巨坚强,绝对是宠辱不惊(快赶上太空人杨立伟了),她的粥里也有那么一只,不过人家举着勺子,研究了许久,缓缓地说――这只苍蝇少一条腿,可能被我喝下去了(嘿嘿,你现在吐了没有)?


破熊,你编排我,我哪说过什么苍蝇少一条腿的话。我不过是发现苍蝇后,怕影响你们的胃口,没有声张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火车卡嗒响――――关于火车的回忆

没关系泰山上的苍蝇也是,绿色无污染的
什么时候爬泰山算我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希望之光助学网  

GMT+8, 2018-11-21 14:31 , Processed in 0.1470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