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56|回复: 5

九月九日露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0-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入了秋,早晚的天气变得有些凉。山道边的植物上缀满了露珠,山谷间有丝丝的雾。深深呼吸,尽是带着潮湿的草木香气。

我们选在清晨出发――这个时候的人是心情最愉快的,因为一天中的糟糕事情还来不及发生和影响到自己。

我的背包里只有帐篷和食品、腰上挂着水壶。属于很轻的装备――在这样的团队中,女性总是要得到额外的照顾,我乐滋滋的走在队伍中间。前面是朱莎和张恒,后面是灯泡、张乐和小智――张恒和张乐是兄弟俩;灯泡是我们才认识的朋友,做手机销售;小智是多年的游伴了。

几乎没有人说话,因为前面路还很长――大约19公里,山谷溪涧旁的小道,期间需要不断的涉水,没有人家。而交谈是很费神的,用我的话来讲,就是泄了真气。

山谷渐深,抬头只见狭窄的天空,溪里的水也阴暗下来,仿佛深不见底,一些藤萝从石崖上挂下来,垂到水里去,象蛇一样摆动不休。

前面要涉水而过,水深约半米,湍急,溪底都是光滑的石头。我们脱了鞋袜,一个一个小心的淌过――这样的浅水容易让人漫不经心,但是也最容易让人在水里滑倒,我们后面的路还很长,必须很小心很谨慎的走下去。朱莎在快要上岸的时候滑了一下,幸亏她旁边的小智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臂――小智平时话很少,却身手敏捷、经验丰富,是最最理想的出游伙伴,我猜他看出来朱莎过河的姿势和路线选择太菜,所以很有预见性的走在了她的旁边。果然英雄救美了一回。

朱莎虽然是个菜鸟,却是生性快乐大气,从不抱怨和叫苦,刚刚吓了一跳,现在笑眯眯的坐在地上穿鞋子,我照例摘了山边的植物来吃――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反正看上去没毒。而且张恒和张乐都带着茶叶,即便中了毒,他们也可以喂我吃,神农当年不也这样么?灯泡讶异的看着我,深以为怪。

休息了一会,继续前行。我是个特能走的人,只要是相对平坦的路,我走起来精神抖擞,等闲十来公里不是问题。但是倘若遇到爬山,我就不行了:上气不接下气,兼眼前发黑和腿脚发软。还好,这次露营选择的线路都是坡度不大的。所以渐渐的,我发现我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后面是灯泡和张恒兄弟俩,朱莎带着抱歉和讨好的表情走在小智旁边――小智背着两个人的装备。

路上居然遇到一条狗,黄色的土狗,站在一块荒废的田地里看着我们,目光温顺。我天生喜欢狗,就叫它:“来,好孩子。”它居然欢天喜地的跑了来,嗅嗅我的手,然后跟着我们一起走。就在我的脚边绕来绕去,还不时抬头看着我的脸。大家都在称奇,说小嫣遇到哥们了。就这么,它一直陪着我们走了将近三公里的路,一直到后来又需要淌过小溪,它才停下来,安静的看着我们。我把背包里的火腿肠取了出来,剥了用指甲划开掰成段,慢慢喂它。它高兴的边摇尾巴边吃,表情快乐满足。

一直到我们过了河,走得远远的回头看时,它还站在那里,一见我们回头,就拼命摇尾巴。
我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小智忽然在旁边说:“你怎么知道它是狼还是狗?荒山野岭的。”
我楞了好半天,才忿忿的说:“若有它这样的狼,那就天下太平了。”大家都笑,为了我这句反驳的的苍白无力。

十一点,我们到达宿营地:一片平缓的草地,后面是树林,前面二十米处是倾斜度较大的斜坡,再往下就是那条溪流了。我特别看了看周围有没有可以吃的植物,灯泡看到我的眼神,往后退了退。我猜他多半觉得我已经有点偶蹄目的样子了。

男的负责支帐篷,我负责在支好的帐篷旁边挖排水沟――这个我非常在行。挖的沟不但形状好看,而且功能强大。朱莎已经累得不行了,坐在草地上喝水和咳嗽,还一边抱歉的跟我说:“我马上就来帮你,马上就来!”

男人在用心工作的时候是很性感的,我看着张恒、张乐和小智三个人仔细的清理地面、又合力撑起帐篷,最后打下防风钉――这样好看的场景,简直乐不可支。

做饭我是很在行,生火就不行,所以在小智生火的时候,我趁机跟灯泡灌输多吃野菜对身体有好处的观念,灯泡听了半天,吃吃道:“野菜我知道吃了好,但是我要吃熟的。”我深以为憾。

饭很简单,摘了灰灰菜和剪刀菜,洗干净。等锅里的水烧开了,放面粉和揉碎的熟鸡蛋黄,也可以再放一点切碎的火腿肠,煮开了最后放进去野菜,再放点简单的调料――盐和胡椒。这个是我发明的野菜浓汤,就着面包吃味道很棒,又能迅速补充体能。大家吃得眉开眼笑。最后连锅里用勺盛不出来的那一部分都被张乐用面包裹干净了。我自然是得意得不行。

下午三点半,大家东一个西一个的散在草地上休息,太阳出来了,草叶间升腾起馥郁的香气,有点热热的。我嘴里嚼着草根,一搭没搭的跟朱莎说话。张家哥俩跟小智在河边抓鱼――说是抓鱼,就看见他们躺在浅水里的大石头上摊开手脚晒太阳。我想起《西游记》里通天河边的晒经石,寻思这个只好叫晒猪石了。再转头看灯泡时,他的嘴里居然也在嚼着一根野蔷薇枝――我刚刚教他辨认的。不由心头暗喜:此孺子可教也!

就这样懒洋洋的躺着,转眼到了傍晚,大家肚子都不太饿,随便找了点干粮吃吃。小智发动我们去拣柴禾――夜里要生火。秋天的枯枝多的是,一会就找了一大堆,张乐兴冲冲的搬来一截树桩,也许是伐木留下的吧,很粗,直径将近40厘米。我和朱莎私底下都认为要是这树桩给我们做凳子的话,或许更理想一些。

先是山谷间起了雾,一层一层的,凭空从地面上飞起来。最后越来越多,逐渐连成一片,就象戴眼镜的时候吃火锅,被热气熏的镜片上都是水珠,什么也看不见一样。耳朵旁边的流水声在此时更加清晰,间或传来鸟叫声。我们都不说话,在这样的雾里,先把自己迷惑了。

天完全黑了,小智生了火,火光照在脸上和身上,才发现手和脚已经有些冰凉了,于是凑近了些。朱莎紧紧挨着我,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树林,我知道她有些不安。的确,黑夜里的树林看起来有太多的神秘和不可知。
安排了守夜的顺序――当然只有男性,没有我和朱莎,我坚持要跟大家一样,最后张恒说:“我怕你半夜里食物中毒,晕倒在这里,我们的安危谁来照看?”朱莎笑得嘎嘎的。灯泡下意识的摸了摸他自己的肚子,我也乐了。

我从不喜欢在帐篷里点灯,因为我总觉得灯亮起来,外面的人会看得清楚里面人的任何动静,就象皮影戏那样。帐篷是自己的空间,应该是很私密的才对。但是朱莎坚持要点灯,说她很害怕睡不着等等,我只好妥协。这小妞第一次睡帐篷里,我原以为她一定会有很多问题问我,关于野营,但是当我在她身边趟下以后,她已经睡着了。灯晃着我眼睛,实在睡不着,悄悄爬起来――外面的火堆边坐着张家兄弟俩和小智,我加了件衣服爬出去,跟他们聊天。

“明天清晨拔营,然后沿原路走回去。”小智说。
“几点?” 我眼巴巴的问,我喜欢睡懒觉。
“反正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们可以多睡一会。”张恒说。
“就这样,九点再起来,有没有酒?”我问。

张乐很神秘的拿了小瓶的酒出来,说是二锅头,我笑了笑,不喝――我总觉得那应该叫酒精,不该叫酒。酒应该是轻歌曼舞的,不是开荒种地。

我们很小声的说着话,在这样空寂的山谷里,哪怕一点点来自人类的声音都会觉得突兀。风渐渐大起来,篝火被吹得呼呼响,再抬头时,雾已经散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露营记

小嫣来啦?欢迎~~~~~
把你那些东东多转到“人文休闲”里啊。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露营记

就往这里发就可以阿!
这是我欣赏的风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露营记

我们很小声的说着话,在这样空寂的山谷里,哪怕一点点来自人类的声音都会觉得突兀。风渐渐大起来,篝火被吹得呼呼响,再抬头时,雾已经散了。


yubianyiwangya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露营记

/

这是在哪里露营的呀,呵呵,给个城市或者大山的名字好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3-10-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露营记

嘿嘿..写得很好啊~
斑竹烦劳给以往的整理在一起就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希望之光助学网  

GMT+8, 2018-11-21 14:31 , Processed in 0.2047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